济宁城里大交兵 救出好汉振中

沈不清传差捉凶 徐文标被捕入狱

词曰:

害人如同害己 上天岂肯容情

不正刺刀要行凶 送了自己性命

文标拿进牢狱 多亏猴子阮英

济宁城里大交兵 救出好汉振中

话说公差急忙回至衙门,走上大堂跪倒,口称老爷,人头凶刀全都有了,俱在徐文标家中搜出,请老爷定夺。

沈不清闻怒气生 连把文标叫几声 他家与你何仇恨为何把他脖子平
无故杀人该何罪 拿住定斩不容情说着立刻出传票 快快去拿徐振中
公差答应不怠慢手拿传票往外行 张头急走开言道
连把伙计叫一声公差领票,一声叫道:“众伙计听真,大爷吩咐下来,快快去拿徐文标,大家有赏。若是拿不来,免不得皮肉受苦了。”众人说:“这徐文标俺去拿不得,他是保镖的出身,膂力过人,这些人也不是他的对手。”内中有个老当差的名叫白头伙计,与他送外号叫他寿星老白二太爷。白头闻听伙计之言,一声叫道:“众伙计听真,拿徐文标一点事也不费,我领你们去到那里,若是见了文标,看我动静,你们怎的照我行为。”说罢来至大街上拿徐文标来了。

白头便在前头行 后边跟着十几名 众人来至大街上不见文标徐振中
不用人说知道了 必是惹事出了城公差寻找不曾停 走到巷口留神看
茶馆酒楼去打听不见文标影合踪 这几公差且不表 将书裁开另有名再表孔家众兄弟
说说黑虎玄坛星

且说尉迟肖在孔家与众位弟兄住了一夜,次日清晨起来,一声叫道:“众兄弟听真,今日再住一天走也不迟。”众人说:“大哥之言有理。”尉迟肖说:“今日先叫四弟回家预备酒席,明日俺大家同去。”文标听说,前即辞别了孔老安人,又辞了众家弟兄,急忙出了上宅。众弟兄跟随在后,送出大门。文标止步,说:“众兄弟请回。明日再见。”众人听说,回府不提。

文标离了孔家寨 心急要进济宁城 两步当作一步走四步当作两步行
正走之间抬头看 车马人夫闹哄哄也有着马坐着轿 也有推车担肩走
文标不看路上景眼前来到济宁城 迈步就把东门进 抬头留神仔细看大街人等闹哄哄
押下文标且不表 再说公差人几名大街正走抬头看 瞧见文标那边行
白头一见开言道伙计连连叫几声 见了文标计施礼 大家给他问安宁俺今定下牢笼计
说罢急急往前走
进前施礼深鞠躬白头领着众伙计走至文标面前,一个个弓身施礼,口称徐教师一向安好?

俺大家这边有礼。文标一见,拱手相还,说:“众位公差,你们大家都上哪里去了?白头说:“徐教师,特来请你。”文标说:“请我作什么?”白头说:“你不知老爷吩咐下来,将你请至衙门,催你前去拿贼。”“给多少银子?”白头说:“俺这当官差的人,难以覆命。俺来请你就去,一同见见老爷再回来,有何不可?你若不去,太爷定怪罪与俺们了。”文标说:“如此我就去见见。”说罢,文标在前,公差在后,走下来了。

白头定下计牢笼 哄信英雄徐振中 今日上了公差当想要回来万不能
落在龙池虎穴地 入笼之鸟怎腾空往前正走来好快 官衙不远咫尺中
文标进了衙门内公差在后把门封 文标走至大堂上 州官一见眼气红飞蛾投火来送死
黄雀奔食入了笼 手拍桌案开言道叫声大胆徐振中 无故杀人该何罪
为何昨日去行凶你怎杀了李文勇 一一从头快说明

诗曰:

州官快吩付 三班快动刑

韦德1946官网 ,一齐往上闯 苦了徐振中

话说徐文标闻听州官之言,说:“大人,这话因何说起?我是一些不知。”

文标听说这句话 连把州官叫一声 杀人之事我不晓昨日晚上未回程
谁去杀人你赖我 有何凭据作证明州官闻听开言道 好个大胆徐振中
自己作事你不认你若不认也不能 昨日晚上去行刺 有人前来把冤伸你家收据人头在
房内找出青铜刀 你今还说没你事老爷岂肯把你容 州官越说越有气
吩咐公差快动刑拿过皇家犯法绳 一条铁索空中举 套往文标的脖颈你说屈情不屈情
大堂上面高声喊 骂声州官沈不清为官不与民作主 怎受皇家爵禄封
昨日杀人不是我不该与我带铁绳 连声大骂多一会 州官闻听恼心中急急忙忙又下令
连把公差叫几声 快快与我拉下去八十板子问口供 老爷下令如山倒
公差答应不曾停打个垛步闯上去 上前抓住徐振中 怀中衣带拍拍响按在大堂下绝情
举起无情毛竹板 一头重来一头轻七上八下往下打 旁边一个数的清
一边喊着一边打正打八十未有零 打的文标痛难忍 两腿不住流血红呀吓一声痛死我
今日活活要性命 必是我妻计牢笼叫我一命归阴城 低头暗想有有有
想出一计在心中或死或活去了罢 想要承认万不能 舍出这把生灵骨哪怕早死早脱生
主意拿的板钉钉 杀人之事我未作望乞老爷细查访 这事我今实不应

徐文标受了八十板子,打的皮开肉绽,未有口供,州官恼怒在心,一声喊道:“徐文标,明明世界,朗朗乾坤,因何无故杀人。现在你家搜出人头凶刀以为凭据,还不承认,等待何时?不是你杀的是谁杀的?”又吩咐公差与我夹起来再打八十,要他的口供。

吩咐一声要动刑 文标按在大堂上 浑身给他上下打打的好汉骨头疼
公差又加十分力 身上痛的实难禁哎呀一声罢了罢 油煎心肺一些同
谁来救我活性命官法如炉板锭钉 我今落在虎穴地 顷刻之间赴幽冥求天天高无有路
有心入地无窟窿 不犯王法身受罪就是死后也屈情 死我文标还罢了
牵挂兄弟周景隆这叫人容天不容 那时哥哥不知情 兄弟屈情我知道哥哥屈情对谁明
你家屈遭灭门罪 我的灾祸临身中这时文标有灾星 进城罢呀进城罢
快将姑母出门庭徐家一死不要紧 留你母子人两名 老天不灭周门后也在空中刮神风
把我姑母救出城 出城刮到孔家寨叫他母子两相逢 姑母从头说一遍
能救四弟活性命先杀州官人一个 再打八十不留情 州官坐上又闻言问他招承不招承
公差听说扛子放 又把板子举在空只听呵呀往下打 动刑还归枉死城
死一阵来活一阵鲜血直流甚苦情 去刑归上阴间路
动刑还归枉死城州官吩咐撤去扛子,又打八十重板。公差住刑,上前禀道:“大老爷留命罢。”

强打精神把话明 这样刑法把我坑 口称青天饶命罢叫我怎应就怎应
算我杀的李文勇 该我身躯把命偿州官吩咐写稿案 书吏答应不曾停
刷刷点点写完了又把人役叫一声 吩咐一声带下去 押在南牢禁监中公差闻听不怠慢
手扶文标往外行 往前正走来好快南监不远咫尺中 来至监门开言道
又把牢头叫一声说到此处住下罢 下回书里定吉凶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