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读一读革命导师恩格斯的有关论述就会明白了

大家读一读革命导师恩格斯的有关论述就会明白了

恩格斯论“极左”

有的网友指责别个是“极左”,被指责着便辩诬说自己不是“极左”。这里,我们不难看出,双方都没有理解“极左”和“以极左面目出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事实上,真正的极左派正是不断引领历史潮流、坚定不移地推动历史车轮向着“人类解放”这个全人类共同目标前进的那群人。关于这一点,大家读一读革命导师恩格斯的有关论述就会明白了。

1848年巴黎六月起义这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间的第一次大搏斗的失败,又把欧洲工人阶级的社会的和政治的要求暂时推到后面去了。从那时起,争夺统治权的斗争,又像二月革命以前那样只是在有产阶级的各个集团之间进行了;工人阶级被迫局限于争取一些政治上的活动自由,并采取中等阶级激进派极左翼的立场。凡是继续显露出生机的独立的无产阶级运动,都遭到无情的镇压。

——《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

他那本书(注:指威·戚美尔曼《伟大农民战争史》1841-1843年斯图加特版第
1-3部)虽然有些缺点,但仍然不失为一部最好的资料汇编。并且,戚美尔曼老人热爱自己所研究的对象。在这本书里到处表现出来的那种为被压迫阶级辩护的革命本能,不久就使他成为法兰克福的极左派的最优秀代表之一。

——《德国农民战争》第二版序言

只要被压迫阶级——在我们这里就是无产阶级——还没有成熟到能够自己解放自己,这个阶级的大多数人就仍将承认现存的社会秩序是唯一可行的秩序,而在政治上成为资本家阶级的尾巴,构成它的极左翼。但是,随着被压迫阶级成熟到能够自己解放自己,它就作为独立的党派结合起来,选举自己的代表,而不是选举资本家的代表了。因此,普选制是测量工人阶级成熟性的标尺。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而无产阶级则由于还不知道它自己应该扮演的历史角色,所以它的绝大多数起初不得不充当资产阶级先进的极左翼的角色。

——《马克思和》

正是在胜利的当天我们就将分道扬镳,并且从那一天起,我们将成为和新政府对立的新反对派,但不是反动的而是进步的反对派,一个极左的、要求越过已获得的阵地而向新的阵地进军的反对派。

——《未来的意大利革命和社会党》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